王綬琯:1923年出生,福建福州人,國家天文臺名譽臺長、中科院院士。我國現代天體物理學、射電天文學的開創者之一,上世紀90年代與蘇定強等共創“大天區面積多目標光纖光譜望遠鏡(LAMOST)”方案。1999年,倡議并聯合60位科學家創立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,被會員們稱為“科學啟明星”。

浩瀚宇宙中,國際編號為3171號的小行星被命名為“王綬琯星”,標志著他在天文領域的杰出貢獻。“他是中國射電天文學奠基人,研究了一輩子星星。逾古稀之年成立的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,二十余年間成為帶領無數中學生走進科學的‘啟明星’。王老走了,屬于他自己的那顆星星,繼續閃爍夜空,護佑晚輩們前行。”

學習造船專業十幾年  27歲轉行“追星”

王綬琯從小就喜歡天文。早年間,在家人和社會背景的影響下,王綬琯一直在造船專業學習?! ?nbsp;

經過長時間的深思熟慮,憑著對天文學的熱愛,以及家人的支持、朋友的鼓勵和前輩的幫助,王綬琯最后還是放棄了造船,改行天文。1950年,王綬琯如愿以償地來到倫敦大學天文臺工作,正式開始了他的“追星”生涯?!?/p>

王綬琯為天文事業整整奮斗了70年,為中國現代天文學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。他和同事們不到兩年時間里,將中國的授時精度提高到百分之一秒,為中國授時以及天體測量研究躋身國際先進行列奠定了基礎。自此,“北京時間”響徹祖國大地?! ?nbsp;

在他提議下,密云建起了50米射電望遠鏡用于脈沖星觀測,至今仍在探月工程中發揮作用。他和其他科學家共同提出的攻關項目——配置多根光學纖維的“大天區面積大規模光譜”,自主設計了大型光學望遠鏡LAMOST,可以實現同時在大片天區中測量幾千個光譜,觀測效率比以往提高幾千倍?! ?nbsp;

他是觀星星的人,卻把路鋪在腳下;他求索畢生,卻只說堅持“安”“鉆”“迷”。那浩瀚星河,在王綬琯手中發出了浪漫的對話,跳動著無盡的牽掛。

投身青少年科普 盡早發現“科學苗子”

王綬琯對人才培養、科學教育和提高青少年科學素養也十分重視。他認為,只有植根于一片深厚的土壤之中,科學之樹才能枝繁葉茂??破?,變成一種科學的養成,這是很重要的,這就需要很多人去做,不是靠幾個人就能做得成的。他聯合60多位中科院院士、科技專家,發出了《關于開展首都青少年科技俱樂部活動的倡議》。

在多方支持下,1999年,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成立。

20多年來,王綬琯為了俱樂部的發展四處奔波。他堅持“去功利化”和“高度的科學性”的科學教育思想,要求俱樂部不以應賽為目標,要制定縝密嚴謹的人才培養方案。他還寄語青少年:“勤學而好問,務實以求真;敏思而篤志,溫故以創新。”   

為了讓“小手”拉到合適的“大手”,俱樂部成立之初,王綬琯走遍國家重點實驗室,通過跟科學家的深入交談,他要找出那些真正合適的人來擔任科研導師。“科學普及了,更多孩子才能受益。只有植根于一片深厚的土壤之中,科學之樹才能枝繁葉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