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幕深沉,順義區疾控中心的大樓燈火通明,映得天空的星光都暗淡了一些。向流調組所在的辦公地走去,電話鈴聲、話語聲、鍵盤聲……嘈雜的聲音漸漸清晰。

5月9日下午,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通報,5月8日15時至9日15時,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超過50例,其中發生在順義的北京農商銀行數據中心聚集性疫情已導致21名感染者。23時20分,順義區在隔離管控人員中發現6人核酸檢測陽性,均為該聚集性疫情關聯人員。隨著流調的跟進與新病例發病,傳播鏈延長,一些新的風險點位陸續浮現,流調工作正在緊張地進行中。

筆尖快速跳躍在紙面上,摩擦出簌簌的聲音。“去過中高風險地區嗎?有沒有跟感染者接觸過?”“您從哪站上車、哪站下的?”“超市里待了多久?”“您這天穿的是什么顏色衣服?”伴隨著一連串的問題,流調組成員石瑋的腦海中勾勒出一條清晰的軌跡,并快速判斷出風險點位。

與潛在傳播能力極強的奧密克戎過招,容不得半點馬虎。順義區疾控中心副主任、流調組組長何朝回憶,5月8日凌晨,順義區疾控中心接到消息,在區域核酸篩查中發現3管核酸樣本呈陽性。“社區初篩是按照10比1的比例采樣,這意味著30人都有陽性的可能。”何朝說,這其中不少人的工作單位相同,都指向了新世家園區的北京農商銀行數據中心。這并不是個好兆頭,按照經驗,發生聚集性疫情的風險極高,流調工作至關重要。那夜,不少人睡夢正酣,石瑋與同事們一遍遍地撥打電話,接通后,石瑋言簡意賅地向其告知情況,詢問近四天的行動軌跡。摸清陽性人員的4天軌跡,流調組僅用了2個小時。

不同于陽性人員的家人、同事等,每個風險點位的時空重合者數量多且難找,是流調的重點和難點。“就像偵探一樣,要從每個人的回答中找到關鍵信息,寧肯多記不要漏記,這期間精神要高度集中。這樣對話要重復幾十上百次。”何朝說,每一個流調組成員,無論是體力上還是精神上,都承擔著很大的壓力。據介紹,流調組共有200多名工作人員,分成兩班輪換,每人都要進行長達24個小時的高強度、快節奏工作。“因為流調工作有延續性,要想把一個人的情況調查清楚,判定密接和次密接,十幾個小時是不夠的。”

“不敢喝水,也沒時間上廁所。”石瑋笑著說,流調工作就是這樣,從天亮到天黑,再到天亮,忙碌到沒有時間的概念,下一組接班時才發現又過了一整天。“我們快一步,截斷疫情傳播鏈的機會就更大一分!”

目前,農商銀行數據中心的聚集性疫情累計判定密接人員超過900人、次密接人數過百。順義疾控中心的大樓,燈光依然明亮。

(責任編輯:王健恩)